产品搜索
新能源车汽修人才短缺“买车容易修车难”怎么解?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4-17 10:04:05    文字:【】【】【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3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958.7万辆,市场占有率已超30%。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占全球比重超过60%”。汽车产业的深度变革,正引发产业链条各环节的“新陈代谢”。

  新能源汽车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售后维修领域的专业人才培养速度却跟不上前端产业的发展。不少消费者感叹:买车容易,修车难。据工信部《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到2025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的人才总量预计达到120万人,其中,新能源汽车维修领域将面临80%的人才空缺。

  新能源汽修人才为何短缺?困局如何破解?连日来,记者深入湖州部分传统汽修厂、新能源汽车品牌4S店、技工院校、主管部门等调查走访。

  每天早上8点,汽修师傅葛文剑便骑着摩托车,准时出现在自己位于长兴太平洋商贸城的汽修门店。从事传统汽修已有20多年,但最近几年,他一年比一年焦虑:“门店不少老客户都‘弃油转电’,收入比之前肯定是要少了。”

  “以前经常修的燃油车,慢慢变成纯电的,我和店里的师傅完全修不了。”葛师傅举例,电车一个简单的转向灯故障问题,在更换灯泡等配件后,若问题没解决,他们就没办法,只能建议车主去4S店。“现在的情况是,许多老客户不是已经换了新能源汽车,就是准备入手。”对于客户问能不能帮修新天选团队能源汽车,那种跟不上时代变化的感受让葛师傅“头疼”。面对新能源车,他只能做一些轮胎更换、油漆修补和钣金维修等基础服务,或者当个“中间商”。

  记者从湖州交警了解到,截至3月,该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96546辆,近三年增长迅速。看到路上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葛师傅也想过向新能源车维修转型,只是,用他的话讲,“哪有那么容易”。

  一方面,是技术跨界带来的壁垒。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湖州市公路与运输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相比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的机械类故障、易损件消耗更换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电子、通讯、智能方面的故障,需要通过各种设备检测才能间接体现出来。传统汽修店技师多为机修师傅,对电气化的原理以及学习能力,受很多条件制约。

  另一方面,转型面临的成本投入大。出于安全考虑,新能源汽车维修需要配套绝缘工位,还要配备检测电脑、示波器、电动压缩机等配套设备,前期投入的成本较大。据行业主管部门核算,建一个准的新能源车维修工位,投入约在15-20万元。而新能源汽车的工作电压不像油车只有12伏,通常是在200到750伏的高压,危险性高。因此,从事新能源汽修的技师,还必须要持有电工证,这让传统汽修店基本无法维修新能源汽车。

  同时,由于各品牌新能源汽车电池、电机、电控的“三电”系统核心技术并未对外开放,一般传统汽修店难以获得厂家的维修授权。如果问题涉及“三电”系统故障,传统汽修店往往不会修也不敢修。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当前湖州大多数新能源汽车的“三电”系统仍在质保期内,遇到问题时,前往品牌4S店或者指定授权网点维修是车主首选。

  在湖城一家新能源品牌4S店售后维修区,记者看到专门设置了新能源汽车维修工位。该4S店有燃油车、混合动力车、纯电动车3个业务。目前新能源汽车的进店量,已从去年年初10%的占比,提升到现在的30%。该4S店负责人彭先生说,店内14名专业汽修人员,能修新能源汽车的人才缺口至少一半。

  然而,记者还发现,只要涉及到新能源车“三电”系统核心技术维修,湖州市70家品牌新能源4S店都倾向于返厂维修。这也使得4S店对新一代技工的培养和吸引,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从16岁开始做学徒,2017年全面转型进军新能源汽车维修,到如今有了自己的新能源汽修厂,杨文清用36年见证了国内汽车维修行业的变更。

  2000平米的新能源汽修厂,保养、预检等7个工位依次排列,其中2个专用的高压绝缘工位四周还用警戒线围了起来。“新能源车是未来趋势,2021年维修量开始井喷,现在每天有10多辆新能源车要进场维修。”杨文清说,厂里配有电工证的维修工就4人,至少还有3人的缺口。

  “在我看来缺人是因为技术不过关,这是硬杠杠。”即便在2022年湖州市汽车维修职业技能竞赛中获得“新能源汽车检测与维修”三等奖,杨文清依旧保持每天自学,刷视频、看新闻,经常请授权品牌厂家过来培训。

  “就俩字,费脑。”36岁的汽修工程少平说得更直接。“要会计算机,懂电子产品,还要懂安全技术,听听声音,摸摸部件的燃油车修法是完全不适用的。”程少平转型新能源维修已经6年,即便如此,除了自学,每周他都要跟着老板和厂家学。

  “不断发展的技术,还来不及固化下来形成教材,别说学生要学,连我们老师也要学。”湖州学院智能制造学院院长徐顺建表示,新能源技术的不断进步,导致造车厂车型每月每年都在更新迭代,电车维修技术都需要不停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目前新能源汽车维修人才短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电池检测及维护技工短缺、充电桩故障维修技工短缺以及大数据分析工程师短缺。

  湖州职院新能源工程与汽车学院院长盛强认为,新能源汽车维修人才更加看重新能源汽车电路查看和维修能力、工具和设备的规范操作能力等技能培养。目前造成维修人才短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职业院校新能源汽车类专业人才培养规模与市场实际需求差异较大,再加上社会化培训良莠不齐,无法培训能够胜任新能源汽车整车及“三电”系统维修人才,难以从根本上推动健康的新能源汽车售后培训体系建设。

  目前,汽车维修行业的师傅多半是“80后”居多。记者从湖州市人力社保局职业能力建设处了解到,这两年湖州职业院校输送到社会的汽修毕业生就有500多人,“普通的人才多,过几年整个湖州市场就饱和了,但顶尖的新能源技能人才肯定缺,不愿去汽修厂,甚至能留下的年轻人就更少了。”究其原因,他认为一方面是年轻人对传统汽修脏苦、无固定休息的固有印象。另一方面是薪酬收入低,多数是在5000元/月以下,更多人选择去车企,甚至收入更高的送外卖、网约车、直播等行业。

  杨文清告诉记者,以前修车行业大多是“子承父业”,但他的两个儿子对修车并不感兴趣。在被问到是否会鼓励孩子接手自己的产业,他沉默了。

  面对新能源汽修人才短缺的现状,除了各新能源品牌车企在内部加大技师油转电的培训力度外,技工院校也瞄准了这片蓝海,加大人才培养力度。

  在湖州交通技师学院的新能源汽车产教融合基地,记者看到张天顺等40名学生正在认真聆听讲师陈阳关于纯电动汽车电池及系统技术的讲解,并进行实操。而这些课程,正是由校企合作单位北汽集团提供的教学资源。

  “车企不仅提供自己品牌新能源车的核心技术,同时还免费提供车辆,供学生拆解。学生越能深入理解汽车的构造和维修技术,车企就越满意,意味着学生一毕业就是熟练工。”该学院汽车工程部部长朱汉楼说。

  就在上月6日,该学院招就处向招工企业发出一份邀请函。今年,这所学校新能源汽车制造、检测、维修等专业的300名新能源“赛道”技能人才即将学成就业。

  在学校招就处校企合作QQ群中,近400家用工企业翘首以待。其中,吉利汽车、上汽通用、北京现代等知名车企也将向这批技能人才抛出橄榄枝。今年的毕业季,每名新能源汽车技能人才平均能收到4到5个就业岗位的邀请。

  按照“售后端市场滞后5年”的规律,新能源汽车相对集中的维修期也将到来。记者了解到,湖州各职业院校也在按照每年湖州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倒推所需的维修技师数量,逐步增加招生规模、专业设置,做好相关人才培养。湖州交通技师学院新能源汽车运用与维修相关专业自2018年开设一个班后,到今年预计招5个班。几年间,学生人数翻倍增长,专业招生就业供不应求。

  “去年9月与湖州学院合作开设一个新能源汽车工程专业的中本一体化班级,也是在全省率先探索‘中职+本科’的3+4新能源汽车人才培养模式,更高层次培养技能人才。”朱汉楼回忆:“没想到,录取分平均分居然要539分,这可比一些普高分数线还高啊!”这样的招生热度,令朱汉楼喜不自禁。

  此外,2022年7月,湖州新能源汽车产业学院在湖州职业技术学院成立,对在企职工进行再培训,强化高技能人才培养。去年,400多名新能源汽车相关从业人员拿到培训结业证书。以赛促训,赛教融合,湖州校企也在职业技能比赛中加快新能源汽修人员的培养速度。

  而为了解决新能源车主“修车难”的心理感受,去年,浙江出台了《完善高质量充电基础设施网络体系 促进新能源汽车下乡行动方案(2023—2025年)》,积极探索多品牌新能源车共享服务中心的建设和运营,打通维保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到2025年,全省将建成新能源汽车维保服务网点500家以上。

  天选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鼓励新能源车下乡,县城特别是乡镇配套维修能力会是近阶段重要发展方向之一。今年湖州将持续推进新能源汽车维保服务网点建设,力争年底新能源汽车维保服务乡镇网点达40家,到2025年实现城区和乡镇新能源汽车维修需求“半小时触达”。

  新能源汽车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售后维修领域的专业人才培养速度却跟不上前端产业的发展。不少消费者感叹:买车容易,修车难。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9-2029 杭州新宝3注册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